主页 > 市场分析 >

两册珍贵的 《人民前线

  5月中旬,接到已故著名集邮家杨勇伟之子杨晓伟的电话,说过两天托人送我两册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刊物。不久,我收到好友焦成钢转交的一页留言和两册《人民前线》杂志,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我与杨晓伟老师交往并不多,2015年12月,他代表家中的姊妹们热心捐出30万元给高邮,用于抢救“盂城驿”、扶助贫困儿童、奖励青少年集邮爱好者,了却其红色集邮家父亲、曾经在高邮浴血奋战过的革命前辈杨勇伟的一桩遗愿。随后举行的捐赠仪式上,我请他在纪念封上签名留念,他欣然满足了我的请求,看得出他是一位热情而真诚的长者。

  之后,知道我喜爱收藏红色老报纸,杨老师便请我找一张1944年4月30日延安出版的《解放日报》,该报头版刊登了他的父亲杨勇伟在苏中四分区反“清乡”斗争中抗击日寇的传奇事迹。我虽然收集到了200多份抗战时期的《解放日报》,在全国圈内也算数得上号的,但始终没有翻到这一天的报纸。又向集报界几位专玩老报纸的朋友求援,始终未能如愿。反馈给杨晓伟老师后,他没有半点不高兴,反而一再感谢我。后来,杨老师告诉我,他已经通过档案系统的朋友找到这一天的《解放日报》电子版。

  一次,杨晓伟老师又托我在《江海报》上找一找他母亲曾经工作的九分区医疗手术队的相关报道,可惜我再次留下遗憾,未能找到。

  去年12月,杨晓伟老师在库房中整理时看到有几册《人民前线》杂志,可能他误以为是报,想起我专门收集老报纸,就准备留给我。

  5月中旬,我收到杨老师的大礼,两册相同刊名、不同字体的《人民前线》并排放在我的收藏室案前。1949年11月28日的一册刊头由被主席称为“马背上的书法家”的舒同题写,1950年3月31日的另一册则由主席亲自题写,两册刊头下方均标注“对内刊物,不得外传”,都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政治部主办。

  虽然我与杨晓伟老师交往很少,但经常从《高邮日报》、今日高邮、集邮家博物馆公众号上看到他来高邮活动的点滴。杨老师曾于2018年把其父杨勇伟生前收藏的部分邮品进行义拍,拍卖所得的9万元全部捐赠给高邮,作为青少年学生爱祖国、爱家乡、爱集邮的活动经费。他也曾多次来高邮指导青少年集邮活动。

  我喜爱收集老报纸多年,其中早期军报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类别,早期部队刊物也收藏一些。这次杨晓伟老师赠送我的两册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人民前线》,丰富了我的收藏,煞是高兴。也正是有了杨晓伟老师这样的良师益友的支持,我的红色报刊收藏才越来越精彩!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南京军区机关报《人民前线年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