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客户反馈 >

妻子惨遭奸杀丈夫含冤入狱17年后真凶落网法院:我们搞错了

  2015年5月15日,芜湖中院根据安徽高院的制定管辖,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对“蚌埠市杀妻冤案”进行了最后的不公开开庭审理。

  在审判的过程中,武钦元曾多次往民事诉讼的原告位置望去,只见那里坐着是一名身穿黄色休闲衬衫和蓝色牛仔裤的双鬓已白的男人。

  尽管武钦元在审问过程中曾多次向原告表示了对不起。但那名原告席上的男人始终没有回过头来正眼看这个残忍杀害他的妻子,同时也害他坐了17年冤狱的凶手。

  也许是此次审判已证据确凿,因此法官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宣读了判决:被告人武钦元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虽然犯罪嫌疑人得到应有的惩罚看似是一个大快人心的结局,但那名原告席上的男人却丝毫感觉不到开心。因为凶手伏法是罪有应得,但自己被剥夺的那17年的美好时光又有谁能够给他补偿呢?

  想及此,他不禁再次回忆起过去19年自己所承受的冤屈,想到这些年自己抗争的心路历程……

  时间回到1996年的12月22日,于英生因涉嫌故意杀人被蚌埠市公安局逮捕。在经过市中院的三次审理后,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随着终审裁定的生效,于英生被押解到阜阳监狱服刑。但是,从进入阜阳监狱的第一天开始,于英生就始终坚称没有杀害自己的妻子,始终坚持要求重新审判。

  然而无论他如何执着,申诉都无人回应。仿佛在其他人眼中,于英生就是杀妻的凶手。

  但是他的父亲始终认为,以他儿子的品性人格,根本不可能因为夫妻之间的不和就杀了自己的妻子。

  于是,为了给自己的小儿子申诉,当时已年逾七旬的于道欣不顾自己年迈亲自前往北京、合肥进行了几十次的申诉,希望上面能够重视这个案件。

  然而,多次的申诉均是无功而返。到了2005年8月的时候,省检察院控审处检察官李革民实在不忍心看到老人这样,于是就坦白的告诉他:案子已经审定9年了,很难再翻案。即使法律错了,纠错也是漫长的过程,希望老人还是想想以后的事。

  说到这里,于道欣老泪纵横,但他依旧没有停下申诉的脚步,因为他知道,自己儿子现在能指望的也就是自己了。其实,于英生自从被判决以后,也没有放弃过一切机会。

  好在黄天不负有心人,2013年早春,国家进行司法体制改革,主推疑罪从无,就这样,沉寂了十多年的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当时,安徽高院院长张坚和分管审监工作的副院长池寒冰在审查于英生案卷宗时发现了三个疑点,于是要求进行立案审核。而正是这三个疑点,使整个案件发生了颠覆。

  同年4月30号,该案在最高法和安徽省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的支持下,决定立案再审。于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最高检便向最高院发出了再审检察建议书。

  两个月后,在该案真凶还没有抓到的情况下,省高院以于英生杀害妻子韩露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宣判于英生无罪。

  然而,面对如此一个结果,于英生的父亲却没有看到。因为早在2009年6月,年事已高又疫病缠身的老人就带着遗憾走了。临终前老人嘱托大儿子:“不管过了多少年,一定要继续上诉,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还咱家一个清白!”

  然而,清白有了,自由也恢复了,可“杀妻案”仍旧没有告破。那么,该案的真正凶手究竟是谁?于英生在这些年中又经历了些什么呢?

  案发前夕,34岁的于英生一家三口可以说是让人羡慕不已。他们一家住在阜阳市南山路的一栋公寓之中。

  当时于英生的父亲于道欣是市里面的老干部,母亲则是市招待所的“一把手”。而妻子韩露33更是年轻漂亮,在蚌埠化工轻工总公司任综合科科长。

  而他本人也是蚌埠市东市区(现为龙子湖区)区长助理,属于市跨世纪干部重点培养对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当天上午,于英生送自己的7岁的儿子上学,而此时的韩露还在睡觉。大概在中午时分,韩露的父亲韩玉书从学校接回了自己的外孙。回到家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女儿家的门没有关上。起初以为是进了贼,于是为了安全起见就让外孙先到邻居家躲一下,而自己则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可是,在呼喊自己女儿多次没有反应之后,他觉得不像是入室盗窃。于是冲到屋里一看,只见屋内放着一个已经打开阀门的煤气罐,屋中也是浓烈的煤气味儿,除此之外,居然还有一根点燃过的蜡烛,不过好在没有发生爆炸。

  看到这些后,他意识到出了大事,等他到女儿房间里查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女儿衣衫不整,已经倒在血泊之中,那景象惨不忍睹。

  此刻,韩玉书才自己也慌了神,赶忙大叫:“救命啊!快来人啊!谁能救救我的女儿?”终于,在周围邻居的帮忙之下,这才报了警。

  随后,在对韩露被杀案的调查过程中,于英生作为其生前为数不多的接触人,也被蚌埠市公安局传唤并询问事发前的具体情况。

  本来于英生只当是正常的配合调查,所以便知无不言。然而,在市公安刑警对现场勘查后,发现门窗并没有被强行破坏,屋内也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据此,他们初步认定应该是熟人作案。如此一来,于英生便成了此案的最大嫌疑人。

  后来,根据尸检报告结果显示,被害人颈部有明显的伤口,是由于窒息而造成的死亡。

  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法医还在被害人体内和内裤上发现有残存的精斑。于是,警方猜测其生前可能被性侵。然而在当时的条件下,根据DNA检测,并不能够精确到究竟是哪个人遗留下来的。

  所以,根据尸检的结果,案人员开始对韩露的家庭情况和人际关系进行了详细了解。

  最终经走访得知:被害人韩露的丈夫于英生好像在外出轨,因此妻子韩露和他关系一直不好。可是,由于韩露已经死亡,且这种家庭私事又都是坊间传闻,算不得证据。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在如此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市公安机关居然就此认为于英生有重大作案嫌疑。于是在1996年的12月12日,警方以于英生是重大嫌疑人将其刑事拘留,并对其展开了进一步的审讯。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明明没有杀妻的于英生在进了警方的审讯室之后竟然“承认”了作案事实!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据于英生回忆,在被刑事拘留后,他就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们对我进行了七天七夜的审问和折磨。就是要让我供出自己的犯罪行为,没有的话,就让我编出来。”

  事实上,在那七天里,警察24小时不停歇的对于英生进行审问,不让他睡觉。而审问的唯一问题就是:死者体内的精液是谁的。而直到DNA的鉴定报告显示样本99.99999%与于英生不符后,刑讯逼供的警方才作罢。

  但是,审问结束了,口供也录完了,而这却成了于英生“犯罪”的证明。尽管于英生8岁的儿子多次表明早上是爸爸送他上学的以及平时爸爸妈妈关系很好,但这些都于事无补,于英生最终还是被判定为了杀妻嫌疑人。

  于是,接下来的警方就照章办事。在案发后的第10天,警方就宣布案情告破,还特意宣布于英生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就这样,1997年12月24日,蚌埠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于英生提起公诉。之后经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于英生与韩露因一笔2800元的存款来源问题发生了争执,最终将韩露杀害。

  同时,为了掩人耳目,于英生将其伪装成抢劫和奸杀的假象。甚至还用烛火引燃液化气,企图销毁整个犯罪现场。而辅助证据就是经过法医鉴定:韩露口、鼻腔受暴力作用最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因此,1998年4月7日,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于英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于英生不服,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其一就是因为在整个案件中警方在没有详细调查精液来源的前提下就认为是于英生从外面找来的,难以令人信服。

  其二就是在当时案发现场的证据采集中,除了于英生一家三口的指纹外,在于英生家梳妆台上还提取到了另外两枚指纹,但是在法院审判的时候,这两枚指纹并未作为疑点证据被提交到法院。

  直到后来于英生被无罪释放的时候,在记者不断追问下,安徽省蚌埠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洪祥才含糊其辞地说:“现场确实还有两枚指纹。至于十几年里有没有被提交,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那么,如此一桩疑点重重的案子如此轻率的被审验定案,其中到底有没有人为故意推动的原因呢?

  其实,早在1998年2月的时候,因为证据不足,于英生的案子已被市检察院退查了两次。当时看守所所长告诉于英生他可能被无罪释放。但是,还没等于英生高兴,他就又耐人寻味地说道:“但问题是马上市里开两会,公安局长就要到检察院做检察长,如果真这样,肯定出不去。”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于英生杀妻案凶手的身份就被坐实,而他渴望的自由也没了希望。而这也正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坚持申诉的主要原因!

  而在众多疑点没有被彻底查明的情况下,同年9月14日,省高院对于于英生的上诉做出裁定:要求蚌埠市中院重新审理。

  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当于英生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再一次提交DNA鉴定报告提出无罪辩护时,蚌埠市中院仍旧没有采纳,也没有谈到那两枚可疑的指纹。而不出意料,结果还是维持原判。

  可是,于英生依然不服,继续提出上诉。但在连续接到于英生的三次上诉之后,2001年7月1日省高院最后做出终审判决:于英生犯故意杀人罪成立,判处无期徒刑,立即生效。

  在终审判决书下来之后,于英生始终坚持自己没有犯罪,而是被陷害的。其父母也坚信是法院判错了,因此始终要求法院进行重判。

  然而,重新审判的过程哪是那么容易的?于是,在不断的申诉中时间就来到了2013年的春天。这一年司法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效,而对于以往的案件也进行了普遍的审查。而这才有了上文提到的案件中的三个疑点。

  第一个就是于英生在早先的审讯阶段做出过有罪供述,但所做的罪状供述不稳定,经常翻供,供述前后矛盾。而他自己坚持认为自己的“有罪供述”是屈打成招才有的。

  并且于英生的供述罪状与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等证据之间存在很多矛盾的地方。这些疑点的存在都让于英生被冤枉的可能性变大。

  第二个就是根据辽宁省公安厅刑技处对受害人韩露阴道内提取的精子以及内裤上的精斑的DNA鉴定显示,这并不属于于英生。由此可见,确实存在他人作案的可能。

  而第三个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根据安徽省检察院复查调取的公安机关侦查内卷中手写“现场手印”检验报告以及其他相关证据表明,案发现场发现的2枚指纹不是于英生一家所有,但是侦查机关却没有将其写入检验报告。

  于英生也正是因为对其最有利的三个证据被“忽视”而被判定为杀害自己妻子的真凶。

  于是,因为这几个疑点的存在,在司法改革“疑罪从无”的原则下,2013年8月8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撤销原审判决裁定,原审被告人于英生无罪。

  至此,于英生虽洗刷了冤屈重获自由,可“杀妻案”却并没有完全结束。最新的判决虽判处他无罪,但只是因为证据不足而不是说明他并非没有作案的可能。

  2013年,“于英生被改判无罪”这一消息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于英生仅仅是无罪释放,但是幕后真凶并没有抓住。

  这不少人对此次的重审都抱有疑问,是不是迫于社会压力才判处于英生无罪释放的呢?

  事实上,于英生无罪释放后,蚌埠市公安局就立刻抽调40多民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再次对当年的“杀妻案”进行真如调查。

  而为了弄清案件的来龙去脉,陈林依据当时遗留下来的生物检材重建了犯罪现场,希望能够找到当年忽视的信息。终于,经过多次研判,最终确定该案是以“性侵为目的、临时起意的杀人案件”。

  然而,这只是对案件的性质进行了重新的定性,并不能够对案件的侦破起到直接推动作用。虽然现场遗留有犯罪分子的指纹,但当时的案件侦破在指纹比对方面尚不完善,更没有健全的指纹库。因此,想要破案只能在现场遗留的DNA上下功夫。

  2013年10月11日,南京市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在对该案的犯罪嫌疑人时年32岁的武加胜与留在受害人体内的DNA物质进行检测时,通过全国数据库对比意外发现他的DNA竟然和当年“于英生杀妻案”中残留在韩露体内的DNA十分相似。

  这一发现无疑让案件推进了一大步,“于英生杀人案”的突破口可能就在他的身上。

  然而,从接下来的审讯情况来看,形势并不是十分乐观。因为从年龄上看,案发时武加胜才15岁,还在读初中,根本没有作案时间。而且从蚌埠那边传来消息,也没有一个叫武加胜的人。

  不过,警方并没有放弃,他们对武加胜的亲属进行了大范围的DNA检测,终于在11月25日的DNA样本检测中查询到了犯罪嫌疑人——武钦元。

  通过对DNA的对比,最终判定死者韩露体内的残余DNA和武钦元的相似率达到了99.99999%。基本上可断定他就是杀人凶手。

  原来,武钦元是蚌埠市交警支队的一名交警,三级警督。当时抓捕他的时候,他正在和朋友打网球,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

  在同事的印象中,他属于那种少言寡语、城府很深、心事比较重的人,在执法的时候,很多司机都叫他“尖白脸”。

  据他自己交代,当时的他是一名合同制的交警。在一次处理交通事故中,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韩露。当时他看见韩露貌美如花,就被她迷住了,于是就有了非分之想。

  后来在案发的当天,他看见于英生一早就送孩子去上学,而自己就前往韩露家中。看见她当时穿的是睡衣,顿时就想和她发生性关系,但是却遭到了明确的拒绝。

  随后武钦元便把韩露推到房间里,为了达到强奸的目的,便用枕头压在韩露面部,最终导致其死亡。

  案发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武钦元都比较担心害怕,直到于英生被抓后他才放下心来。而为了不让自己露出马脚,压从来不喝酒,甚至自己喝过水的纸杯他都要擦拭,深怕东窗事发。

  然而,善恶到头终有报。他所犯下的恶行最终还是被识破。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2015年芜湖市中院对其进行了审判,这才有了我们开头的一幕。

  随着“杀妻案”的线年之久的于英生终于可以恢复自己的正常生活,不用再生活在他人的绯言绯语之下蒙受不白之冤。

  然而,尽管恢复了自由,但是于英生的大好前途却一去不复返了。要知道,被捕前的于英生试图通顺,如不出意外,现在的他可能都是副市长级别的官员了。

  出狱后,于英生的行政级别恢复到了正科级并被安置在了民政局的社会福利科工作。虽然他还获得了100多万元的国家补偿和17年的补发工资,但这与被无端剥夺的17年大好时光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17年的牢狱之灾,给于英生带来的不仅是生理上的痛苦,更多的是心理上折磨。

  在这期间,父母去世,他不能尽孝跟前;妻子被杀,他身陷囹圄无能为力。甚至连自己唯一的儿子小雨也因为自己而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冷眼相待”。而这些,都让于英生备受煎熬。

  但是,人生的路还长,还需要往前看。但对于于英生而言,这条路在他出狱的那一刻似乎就已经一眼望到了头……

  于英生的案件中虽然有不少人为的因素夹杂其中,但说到底还是当时的侦破条件限制与司法制度的约束所造成的。

  当下,司法改革进行的如火如荼,我们惟愿在以后的日子里,这种事情可以杜绝。毕竟,人生的时光太短,不是钱和道歉就能够换回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杭州杀妻碎尸案细节曝光38辆粪

杭州杀妻分尸案当事人:作案时